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首页 > 短篇鬼故事 正文

怪谈之罗娜的婴儿

鬼故事大全2017-05-18 短篇鬼故事 0 评论

怪谈之罗娜的婴儿我早早起床离开了家,没有吃早餐,并不是我没胃口,只是想一个人清静清静。今天的采访对是养老院的一位百岁老人,听说他参加过抗美援朝,现在身体依旧硬朗,太极和剑术都很了得。老人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铺着蓝白格子床单的单人床,一张靠窗的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柜,水泥地面打扫得很干净。我打开录音,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刚上大学的时候学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她同年的一个女生在图书馆复习到关门突遇小雨遂返教室取伞,www.yikexun.cn好友在门口等很久不见人上去找,发现女孩瘫软在电梯里,第二天意识清醒后告诉她们刚进电梯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站在墙角,不放心上按了四楼,结果电梯直接上了七楼,墙角的女孩蹒跚的走出门从窗户跳出您看懂了吗?


我早早起床离开了家,没有吃早餐,并不是我没胃口,只是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今天的采访对象是养老院的一位百岁老人,听说他参加过抗美援朝,现在身体依旧硬朗,太极和剑术都很了得。

老人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铺着蓝白格子床单的单人床,一张靠窗的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柜,水泥地面打扫得很干净。

我打开录音笔,跟老人聊了大概一个小时。

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我起身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干瘪的老太太。她直直地看着我,像灵魂出窍般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什么,她便转身蹒跚地走了,稀疏花白的头发上,银色的雕花簪子闪着寒冷的光泽。

她的背影似乎无比沉重,压得灵魂都无法自由呼吸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也许这是个有着诸多秘密的老太太。

我回到房间继续跟老人聊天,最后给老人拍了十多张照片就准备结束采访了。

“刚才那个老太太……”

“她的脑筋有些问题,无儿无女,挺可怜的。”老人说。

走到养老院门口的时候,我又见到了那个老太太。她一步一步走近我,阳光下,她脸上千沟万壑,小小的三角眼散发出的阴冷光芒甚至可以冻结周围的阳光。

当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

她敏捷地拔掉头上的簪子,高高举起,迅速地向我刺过来,

我抓住她的手腕,却发现这个老太太的手劲比我想象得大很多。我们僵持了很久,我想夺过她手里的簪子,她却用身体狠狠地撞我。最后,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冲出来,把老太太从我身上拉了起来。我并没有受伤,只是老人尖锐的骨头像一把把尖刀,咯得身上很疼。

老太太披头散发地被众人推走,她拼命扭动身体,转头给了我一个毛骨悚然的微笑。她对我说:“你还会回来的!”

晚上回到家,小优没有做饭。她在镜子前涂着睫毛膏,听见我回来了,头也不回地说:“我有事出去一下,冰箱里有方便面。”

“你要去哪儿?”我问。

“哼,要你管!”小优对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怀疑她再使点劲,眼珠子都能从天灵盖飞出去。“我是你男人!”我有些生气了。

“呸!”小优穿着短裙,插着腰说。

我终于明白,我和小优已经无可挽回。早起来的时候‘我们就大吵了一架’原因很简单,我太穷。挂钩的事情,我无力改变,就这么被判了死刑。

我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要冷静,但是小优喋喋不休的时候,我发现她就像一条满身生疮的花斑毒蛇。我还发现,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一个社会问题。我想起《非诚勿扰》里葛优的一句经典台词:No Money,No

罗娜本是个来自乡村的淳朴女孩,她在城里的一家花店打工,负责包装和送花。也因为这份工作,罗娜认识了后来的丈夫盛中华。盛中华是个很帅气的男人,罗娜当时觉得他就像《上海滩》里的许文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出手阔绰,待人随和。

本来按照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在一次送花的途中,罗娜遭遇了车祸,肇事者就是盛中华。也就是因为那次的车祸,罗娜的大脑受到了震荡,双目失明。

让罗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盛中华会提出照顾她一生的舶建议。

午夜十二点过后,南瓜马车没有消失,灰姑娘的童话变成了现实。

盛中华是个成功的古董商人,

收藏和倒卖古代兵器。他经常出差,即使后来罗娜怀孕 了,他也不能在身边照顾。罗娜快生的时候,他对罗娜说,他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商机,必须要去西藏收购一柄绝世弯刀。

把双目失明,怀孕五个月挺着大肚子的罗娜一个人留在家里,盛中华很不放心,于是为罗娜雇佣了一位保姆,孙嫂。孙嫂很尽职地照顾罗娜,变着花样给她做爱吃又有营养的东西,把她的衣服洗得千干净净,每次产检都跟前跟后地忙活。

罗娜的医生是个男人,叫许伯朗。罗娜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能闻到他身上肥皂的清香,她想象他应该是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有着好看笑容和干净手指的医生。

许伯朗似乎对罗娜特别关照,就连给罗娜做超声波都是他亲自上阵,用温柔的语气详细地讲解宝宝在罗娜肚子里的所有情况。他要了罗娜的电话,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询问罗娜的感觉,并根据孕期不同嘱咐罗娜要注意的问题。

一天,许伯朗忽然问罗娜:“为什么你丈夫都不陪你呢?”

“他忙!”罗娜温柔地笑着,目光落在角落里,看起来无辜又惹人怜爱。

“我想象不出有什么比自己怀孕的老婆和未出世的孩子还重要!”许伯朗的口气像在生气。

“他真的忙。他去了西藏,平时都有打电话给我的,我知道他很疼我。”

许伯朗叹了一口气,面对罗娜对丈夫的维护,既无奈又很心疼。

这次产检结束的时候,孙嫂扶着罗娜走出医院,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才说:“要不.我们换个医生吧!”

“为什么?许医生很好啊!”

“哼!黄鼠给鸡拜年,我看他没安好心……哎呀,不是,我不是说你是鸡,我就是这么一比方。我觉得他对你有想法。”

“孙嫂,你想太多了。我已经结婚了,而且马上就要生孩子,我还是一个瞎子,人家许医生有什么理由对我有想法呢?”

“这可说不准。这年头,谁知道谁在图谁什么!也许你有自己并不了解的价值。”

“难道每个对我好的人都对我有所图?”

“人心隔肚皮,还是得小心点儿。”

“那孙嫂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对我也有所图啊?”罗娜开起了玩笑。

孙嫂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还好罗娜看不见。

“怎么会呢!你是个好老板,我也应该尽职尽责地照顾你,这跟其他的没有关系……”

晚上的时候,有人敲门,孙嫂一边去开门一边念叨:“谁啊,有门铃怎么不用?”

门外是隔壁的王姐,双手捧着一个大大的白色瓷碗,碗里是黄澄澄的鸡汤和一只肥美香润的鸡。

“我怕门铃太响吓到罗娜。”王姐没等孙嫂邀请就走了进来,直奔罗娜。

“王姐来了,快坐。什么东西这么香?”盲人的耳朵和舅子都很灵。

“我给你炖了只鸡。哎,看你身边也没有个亲人,你老公也真是的,就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

“怎么是一个人呢?罗娜一直是我照顾的。”孙嫂很不高兴地说。

王姐没有理会孙嫂,拉着罗娜的手坐在她身边:“我这个姐姐也不称职,早知道就亲自照顾你了,何苦还要请一个外人?”

“你也只不过是个邻居吧?”孙嫂反唇相讥。

听话音两个人就快打起来了,罗娜马上说:“王姐,你平时还要上班,怎么好意思!”

“小娜,你别看我们平时来往很少,但我也是女人,怀胎十月有多辛苦我是知道的,以后我会尽量抽时间来看你的。”

“呦!还怀胎十月呢,也不见你的孩子在哪儿。”孙嫂薄地说。

罗娜有些责怪地说:。孙嫂,去准备晚饭吧!。罗娜王姐曾经有过孩子,不过后来死掉了。当了母亲才会了解这种痛苦是不能拿出来作为武器攻击别人的。

晚饭端上桌,王姐还没有走的意思。她伸长脖子看了今天的菜色,忽然尖叫道:“居然有螃蟹?!”

孙嫂脸色一变,但她马上调整了情绪,故意嚣张地说“罗娜的老公很有钱,吃螃蟹算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根据《本草纲目》的记载,蟹黄有建功效?!”王姐尖着嗓子夸张地叫起来。

孙嫂立即惊恐地说:“是吗?对不起罗娜,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怎么会害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呢?”罗娜没有说什么,转身回了屋里。

每到星期天,中午孙嫂都会请一小时的假,回家照顾女儿。罗娜知道,孙嫂的女儿得了不治之症,了盛中华要求的24小时贴身陪护的约定,罗娜还是同意了。

孙嫂用塑料袋把罗娜吃剩下的饭菜装好,快步走出小区,朝郊区一排低矮的平房走去。

黄土路,路边是东倒西歪的杂草,杂草里是肥硕的蚂蚱。

房子很破旧,从门窗上斑驳的油漆就能看出来。孙嫂出钥匙,打开了门上那把黑色的大锁。房间里很暗,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哗啦哗啦地响着。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从床上勉强坐起来

“搞到了吗?”那急切的眼神,甚至超出了吸毒者对毒品的渴求。

孙嫂没有接话,转身关了门:“来,吃饭。今天有螃蟹。”她把饭盒端到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拼命地摇晃脑袋,花白的头发像乱舞的群魔,同时她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然后,她伸出枯槁的手,狠狠地推了孙嫂一把,白色米饭和红色的螃蟹统统撤在地上。

孙嫂就保持那个跌倒的姿势,像螃蟹一样一动不动。螃蟹已经死了,孙嫂生不如死。

老太太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下来,用尖锐的指甲抚摸孙嫂脸上的皱纹,最后趴在她的耳边说:“我恨你。”孙嫂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回到罗娜家,罗娜让孙嫂把装鸡汤的瓷盆给隔壁王姐送回去。

按了很久门铃也没有人应答,孙嫂正准备回去的时候,门开了。

“你来干什么?”王姐冷冷地说。

“罗娜让我把这个盆还给你,还让我告诉你,你做的鸡汤难吃极了,以后不用再送了。”孙嫂笑着说。

孙嫂的目光越过王姐飘进她的家里,现在外面阳光正好,王姐家里居然拉着窗帘。

“你可以走了。”王姐接过瓷盆就要关门。

孙嫂用手把住门:“好歹我也是客人,不请我去坐坐?”

“哼!没那个必要。”孙嫂从王姐理直气壮的背后看见了人仰马翻的慌乱。 “心中有鬼吧?见不得光,所以连窗帘都不敢拉开。”

这时候,孙嫂居然听见王姐的家里传出孩子的啼哭声。

王姐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孩子醒了,我没时间跟你瞎耗,你走吧。”说完,她用力关上了门。

孙嫂愣在原地:王姐的孩子,不是卜年前就死了吗?晚上睡觉前,许伯朗照例给罗娜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

罗娜忽然说:“许医生……”

“别叫我许医生,叫我伯朗。”

“嗯……好Ⅱ巴!伯朗,我觉得有些害怕。”

“没关系的,生产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而且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不,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

“我也说不清……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儿!今天早上我丈夫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他的口气怪怪的,似乎在隐瞒什么,又似乎有难以抑制的兴奋。还有孙嫂和隔壁的王姐,我觉得她们都有问题……”

“什么问题?”

“我感觉自己每天都活在别人的阴谋里。”

“……可能你最近神经太紧张了,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快要挂电话的时候,许伯朗问罗娜:“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是个很好的医生,很好的朋友。”

许伯朗笑了:“晚安。”时间义过去三个月,盛巾华一直都没有回来,而且没r音信,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罗娜每天都处在失去盛中华的恐惧中。

也许是因为眼盲,也许是因为心不在焉,最近罗娜发现原本熟悉的家变得很不一样。盲人都有很好的感知能力,即使看不见,在熟悉的环境中也可以避开家具自由地出入,但是罗娜最近老是在走动时不小心碰到椅子、柜子之类的,还好罗娜一向都走得很慢,所以没出什么岔子。

但是,罗娜能肯定,那些东西根本不在原来的位置上,它们被人有意地摆在了自己常走的路线上。能这样做的,只有孙嫂。

罗娜想辞退她,但又念惜孙嫂曾经的细心和体贴,况且辞退了孙嫂,自己身边就没有人了。

就在罗娜踌躇不安的时候,孙嫂死了。

她死在自己的家里。

警方已经认定了凶手,是孙嫂的女儿!

那个满脸皱纹、神情恍惚的老太太,就是孙嫂的女儿。

孙嫂年轻时不顾家人的拼死反对,嫁给了自己的表哥,婚后生了个女儿。可是女儿从16岁开始就迅速衰老,他们夫妻倾家荡产也没能治好,医生说这是先天性的脑垂体激素分泌异常,等同于绝症。

孙嫂的丈夫无法面对救治女儿欠下的巨额债务,于是很聪明地离开了她们母女,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警察逮捕孙嫂女儿的时候,是用担架把她抬出去的。很多人质疑,这样一个病人,是否有力量用一根毛线勒死一个成年人,但是她供认不讳:“是我做的。我恨她,要不是她自私,我也不会来到这个世上,痛苦一生。我想吃掉一个五个月的婴儿,因为传说那样可以让人返老还童,可是就这点小小的要求她都不能满足我。’

罗娜足听王姐说了孙嫂女儿的书情,王姐是从电视上行到的。

罗娜以孙嫂亲属的身份去拘留所见了她的女儿。

“你的妈妈是个很好的人。”罗娜说。

“可她还是死了。”

“我知道,不是你。”罗娜小声说。

罗娜听见她轻轻地笑了一下。“我恨她。我想死。”她每一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说完她伸长脖子,向罗娜的方向嗅着,“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种香味儿,你的肚予里有一碗能止我返老还斑的汤。”然后她就站起身蹒跚着走了。

罗娜听见她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刃上一般令她绝望。她不叹息,不挣扎,就像跳河自杀的人,命令自己放弃生的本能,迎接死亡的膜拜。

从拘留所走出来的时候,罗娜觉得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罗娜生了个女孩。

从医院回来,王姐顺其自然地承担了伺候月子的工作,罗娜无法拒绝。

从王姐跟宝宝说话的口气里,能听出她很喜欢这个孩子。王姐也很细心,宝宝一哭,她总是第一时间来到宝宝身边:“你个小淘气,是不是又尿湿了?来,让妈妈给你换尿布喔。”

虽然王姐以“妈妈”自居让罗娜心里很不舒服,但是罗娜知道,王姐以前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如果这样能让她重温做母亲的喜悦,能让她开心,也没什么。

但是后来罗娜感到了不安,自打从医院回到家,王姐一次也没让罗娜抱过孩子。每次王姐都说:“小娜,你眼睛不方便,孩子还太小,等她大一点你再抱吧,不然伤到宝宝就后悔莫及了。”

“那我摸摸她行吗?”罗娜感到自己像是在乞求。

“好吧!”王姐大度地同意了。

罗娜的手指刚刚摸到孩子,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摸到的是什么部位,王姐就迅速地抱走了孩子。”宝宝快睡了,别摸醒了。”王姐说。

罗娜摸索着拨打盛中华的电话,可是盛中华依旧关机。在快要绝望的时候,罗娜想到了许伯朗。

许伯朗的电话占线。

这个时候,许伯朗在接听一个重要的电话。

你答应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能到位?”

“我许伯朗说到做到,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许伯朗挂掉电话,给罗娜回了个电话。

“快救救我的孩子,伯朗。”罗娜焦急地说。

“怎么了?你慢慢说……”

许伯朗救出了罗娜的孩子。

他把孩子交到罗娜手上的时候,罗娜抱着孩子嚎啕大哭。许伯朗说:“王姐的精神不太正常,我冲进去的时候她正要伤害宝宝。”

“啊?那宝宝有没有怎么样?”罗娜用冰冷的手颤抖地抚摸着怀里的孩子,孩子马上大哭起来。

“表面看没有什么伤痕,其他的要去医院检查才能确定。”

“那还等什么!快点,带孩子去做检查。”罗娜把孩子塞给许伯朗。

许伯朗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说:“小娜,你等着,检查结果一出来我马上给你打电话。”

“嗯!”罗娜重重地点头。

但是罗娜再也没有接到许伯朗的电话,她找到医院,许 朗已经休假了。

罗娜的孩子和许伯朗一起失踪了。许伯朗去了西藏,带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他是去交货的,买主是个古董商人,专门收藏兵器。

交易很顺利,许伯朗说:“我知道按照规矩我不该问,可是我非常想知道,你这么着急要我弄个婴儿来是为了什么?”

买主似乎很得意:“我得到了一柄举世无双的弯刀。这把刀在战场上杀人无数,按照我们的习惯,必须用婴儿的血“来清洗刀身,去掉戾气。当然这种事情都是宁可信其有的,要不赚再多的钱,没命花,多愚蠢。”

“这刀,值多少钱?”许伯朗问。

“至少五千万。”

许伯朗咽了一口唾沫。

“晚上我请大哥吃顿饭吧。我平时就对古物很感兴趣,难得有这个机会。”许伯朗说。

买主点点头:“今天不行,我要洗刀。后天吧!”

后天晚上。

酒过三巡,又去KTV唱歌,然后继续喝酒,直到买主歪倒在沙发上,许伯朗顺理成章地送他回了酒店,又趁其醉酒,问出了卧室里保险箱的密码。

打开保险箱的时候,他看见了一道寒光,这刀居然没有刀鞘。他将双手伸进去,小心翼翼地把刀从刀架上取了下来,可是刀却落在了地上。许伯朗只觉得手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除了两个大拇指外,所有的指头都被齐齐截断,落在地上。

他刚要发出痛苦的吼叫,有人捂住了他的嘴。他用余光看到,刚才还烂醉如泥的买主正笑看着他。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买主说。

许伯朗已经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当买主的车开到悬崖前面的时候,他才醒悟过来要发生什么事情。

“我喜欢交朋友,但是我讨厌贪心的朋友。”买主说。

许伯朗笑了,他伸出没有了手指的手掌,“指”着买主说:“哈哈,你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吗?是一个叫罗娜的女人的。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她,孩子的爸爸买了孩子,要用孩子的血洗刀。”

买主愣了很久,然后一刀截断了他的脖子。

盛中华回来了,他偷偷回到了他和罗娜的家,带着一个婴儿。

大家都知道盛中华,盛中华是个名人,他不能让大家知道自己的所做作为,所以他想出个办法。他把孩子放在卧室里,又取了一些孩子的血放进锅里和罗娜的杯子里……然后报了警。

警察找上门的那天,闻到了隔壁王姐家飘出的臭味。王姐已经被杀死很多天了,但是她房间里的录音机还在刷刷地响,不时传出来的婴儿啼哭让人毛骨悚然,婴儿床里的布娃娃已经残破,眼睛和嘴巴的缺口里冒出了黑色的棉花,像一团团来不及散开的浓烟……

罗娜知道是许伯朗杀死了孙嫂和王姐,但是警察再也没能找到许伯朗,包括他的尸体。

“就这样,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疗养’了二十七年。他们每天在我头上做各种电击治疗,对大脑的过度刺激居然阴错阳差地治好了我的眼睛。在那里,你越是说自己没病越会被当成精神病,后来我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沉默。沉默了二十七年,我总算‘疗养成功’,被转到了养老院。我很想念我的女儿……所以当我知道你是记者的时候,就千方百计地想要吸引你的注意。”

“你可以明说,我会帮你的。”

罗娜的脸上显出愧疚的神色:“我以为,所有记者都是高高在上的,我怕还没跟你说上话,就被拒绝了……”

“我答应你,我会帮你的。你女儿身上有什么胎记之类的吗?”

从养老院出来的时候,我感到无比轻松,原来我穷得兜比脸还干净,现在我终于要发财了。

我来到金店,取出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钻戒。

回到家,小优没上班,我看见她又在脸上涂涂抹抹。

“要出去?”

“啊!”小优看也没看我一眼。

“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所以我给你买了件礼物,作为补偿。”

小优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一个不屑的笑容:“是豆腐脑还是冰淇淋啊……”

我把钻戒举到小优面前的时候,她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她看了看我,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抢过钻戒在阳光下反复地端详。虽然从没拥有过钻戒,但是小优一向对钻石很感兴趣,她对钻石的了解程度甚至超过了解我。

过了一会儿,她兴奋地转过头,手臂吊在我脖子上,温柔地说:“你真好!”

这是个美好的夜晚,我成功地挽回了我的爱人,然后我在小优身上再次确定了那个胎记的位置。听完我的转述,小优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自己的父亲居然是个家底丰厚的古董商人——我们即将是有钱人了!

为了让一切更加符合逻辑,在一个月后,我把小优带到罗娜面前。

我说:“我终于帮你找到了女儿。”

小优也热泪盈眶:“你就是我的妈妈吗?’

罗娜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给小优使了个眼色,小优走过去,拥抱住了这个干瘪的老太太。

突然,罗娜的目光变得阴险而诡异当我觉察到不对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扯下头上的银簪子,狠狠地刺入小优的后背。我听到小优的脊椎骨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伴随着尖锐的哀号,小优的身体软了下去。

“小伙子,你太嫩了。其实我的女儿早就死了,我从精神病院出来之后,立刻找人调查许伯朗的资料,终于让我知道他有个女儿……换做是你,你会不报这个仇吗?是盛中华最体贴,他知道我不会放过他,自己乖乖地病死了。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墓碑上朝我笑。真是报应啊!”

罗娜没有被治罪,因为她曾经是个精神病人,之前也用银簪子攻击过我。只有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因为看护不力,受到了处分。

我总在想罗娜的话:“……换做是你,你会不报这个仇吗?”

那么,我要怎么做才能杀死罗娜而不被追究呢?!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怪谈之罗娜的婴儿”,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刚上大学的时候学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她同年的一个女生在图书馆复习到关门突遇小雨遂返教室取伞,www.yikexun.cn好友在门口等很久不见人上去找,发现女孩瘫软在电梯里,第二天意识清醒后告诉她们刚进电梯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站在墙角,不放心上按了四楼,结果电梯直接上了七楼,墙角的女孩蹒跚的走出门从窗户跳出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长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