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首页 > 灵异鬼故事 正文

影水间的你(第四话)

鬼故事大全2019-07-24 灵异鬼故事 0 评论

灵异鬼故事《影水间的你(第四话)》讲述了“人类的大脑非常复杂,加之外部环境的多样性影响,每个个体的思维体现有所不同。我们研究发现,每个人其实都具有多重人格,当多重人格处在一个均衡状态时,我们就是正常人,而当某一重人格的力量大于其他人格时,就,鬼段子分享: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 那是谁啊??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灵异鬼故事栏目!

“人类的大脑非常复杂,加之外部环境的多样性影响,每个个体的思维体现有所不同。我们研究发现,每个人其实都具有多重人格,当多重人格处在一个均衡状态时,我们就是正常人,而当某一重人格的力量大于其他人格时,就会对大脑产生压迫感,造成思想极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神疾病。同样,如果有两重以上人格的力量大于其他人格,那么它们就会形成势头竞争,导致人格分裂。”冷清秋播放着幻灯片,继续讲道:“因此,如果我们能够引导多个个体的人格往同一个方向发展放大,则会营造出一个人格世界,也就是人格的共鸣,一旦这种共鸣形成,则会对人的思维进行控制。”

“为了证明这个的假设,我和我的团队花了三年时间启动了一个叫影水间的计划,持续跟踪了多名普通人个体样本,我们的工作人员通过成为他们身边的朋友,对样本的人格加以引导,最终将样本汇聚到了一家我们营造的空壳公司,WT公司,我本人在WT负责人力资源工作,而为了配合项目进展和及时了解样本动态,我们其他一些工作人员也在WT公司任不同职位。”冷清秋切换着幻灯片,展示了WT公司监控的内部场景,里面大概有二十来名员工正坐在电脑前工作,冷清秋继续操控着幻灯片,屏幕上出现了两个照片,分别配了文字说明,冷清秋解释道:“这是目前我们的两个生效样本,样本A凌素素,公司负责企划的女职员,由我的助理欧娉婷负责人格引导;样本B陈凯非,公司负责市场的男职员,由我本人负责引导。接下来请我的助理欧娉婷来具体分享一下她对样本A进行人格引导的实验过程。”

会议室内一片安静,欧娉婷起身走上了讲台,对着台下的专家学者俯身鞠躬,然后站直了身板,朝退在台侧的冷清秋笑了笑,开始发言:“各位专家,你们好!我是冷院长的助理欧娉婷,感谢冷院长给我这次宝贵的机会,能够参与到影水间计划之中,感受人格学的魅力。我本人是心理学博士毕业,在影水间计划里面扮演WT公司企划部的职员,而我的引导对是样本A凌素素。我从三年前开始接触目标样本凌素素,目的是通过一系列人格引导,让她进入WT公司任职,并逐渐相信公司的饮水间具备某种偷盗影子的诡异力量……”

长达三个小时的汇报终于结束,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会场的灯被打开,专家学者们纷纷散去。

“小欧,你今天表现得不错,继续努力,等影水间计划做完,我就会推荐你成为副院长,和加藤冈坂一样,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冷清秋轻轻拍了拍欧娉婷的后背,喜悦不言而喻,欧娉婷知道今天自己的表现让冷清秋甚感欣慰。

“谢谢院长……”听了冷清秋的话,欧娉婷本来想说的话又咽回去了,要是被冷清秋知道样本B陈凯非因为意外被空抛物戳中眼球,现在已经住院,那提拔副院长一事,就想都不用想了,破坏样本属于重大工作失误。所幸的是,根据医院的反馈,陈凯非还活着,已经从紧急病房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而自己的样本凌素素,在医院里陪同。

样本A和样本B之间的感情线,是欧娉婷没有想到的,要不是在凌素素的耳后根植入了监控设备,也不会发现还有这样的小插曲。

“院长好!娉婷,你可以走了吗?”加藤冈坂从会场大门走了进来,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朝正在台上收拾笔记本电脑的欧娉婷挥手。“马上!”欧娉婷回应道。加藤冈坂是学院的日籍研究院,来中国已经有七年的时间,欧娉婷是在听加藤的课时与他认识,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并闪婚,加藤也选择留在了中国。今天是两人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晚上约着去吃日料,汇报一结束,加藤便迫不及待地开车来接欧娉婷了。

“院长,我们先走了!”加藤冈坂同冷清秋打了招呼,便要牵着欧娉婷离开。“去吧,加藤,照顾好你太太,她今天表现很赞!”冷清秋不忘叮嘱了一句。

翌日,欧娉婷一早便出发去WT公司继续开展影水间计划,而加藤冈坂也出发去做冷清秋安排的其他项目了。

欧娉婷将车开到地库停好,确认车门锁上了,便匆匆往电梯入口走去,就当欧娉婷快要走到电梯入口处时,突然一个黑影蹿了出来,将她一把拉到了旁边的旮旯里,用力摁在了墙上。

“说,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你不是说再也不来公司吗?”黑影的声音,非常熟悉。

“素素?”欧娉婷在慌乱中摸到了手机,她解开屏幕,照到了一张扭曲而憔悴的脸,没错,就是自己的研究样本凌素素。没有及时去看监控,凌素素不知道什么就从医院跑了出来,躲在公司地库里,看起来显然是有些精神失常。欧娉婷非常担忧凌素素会有极端举措,不免有些紧张。

“你……你要干什么?”欧娉婷试探性的问道,她推测凌素素不敢轻举妄动的,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四目相对,凌素素突然收回了她凶恶的眼神,居然抱着欧娉婷莫名哭了起来。

“我过得好累啊,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

……

对于凌素素突如其来的哭诉,欧娉婷也是觉得猝不及防。

哭着哭着,凌素素突然没了动静,并松开了抱住欧娉婷的双手,与此同时,欧娉婷感觉自己好像抱住了一块寒冰。

“啊!”欧娉婷被吓得大声尖叫,浑身打着哆嗦,等保安举着手电筒过来时候才看清楚,凌素素面目惨白,嘴唇发黑,倒在地上,像是服了毒。

纸包不住火,凌素素服毒自杀和陈凯非意外昏迷住院的事情还是被冷清秋知道了,同时丢了两个样本,冷清秋果然非常愤怒,将欧娉婷大骂了一顿,并告诉她,今年的副院长提名延后再议。

垂头丧气回到家里,欧娉婷躺在沙发上,一脸闷闷不乐。加藤还没有回来,她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和一个高脚杯,一脸颓唐地躺在沙发上,一边喝酒解闷,一边看着电视,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一瓶红酒,整个人轻飘飘的,她觉得自己是有些醉了。

没有收拾桌上的藉,也没有关电视,欧娉婷跌跌撞撞回到了卧室,一头倒在了床上,她觉得耳后根有些痒,便伸手去挠了挠。

怎么感觉耳后根有一个硬块?

硬块?

欧娉婷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猛地从床上弹起,强撑着保持意识清醒跑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撩起头发,看着自己的耳后根。

果然,里面有一块黑黑的东西,透过她的皮肤微微闪着红光,那是……

人体监控器!

这个东西她再熟悉不过了,它是研究院的专利产品,并未对外发布,同时WT公司的每一个样本都被植入了这个监控器。一般情况下它是不会被样本发现的,莫非是刚才喝了酒,加上自己体质比较特殊,所以监控器从皮下脂肪里面分离出来了?可是,自己作为研究人员,怎么可能被植入了这种监控器,而且自己也是全然不知,不知道被谁植入的,植入了多久了?

滴滴,滴滴……卧室里突然响起了警报声。

欧娉婷赶紧跑回了卧室,循声打开了衣柜,一阵翻找,终于在最底层抽屉里找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资料,这层抽屉放的都是杂物,她很少会拉开。

资料?居然全都是欧娉婷的个人信息和监控记录,在最后一页的最下方,一个熟悉的签名映入眼帘——冷清秋!

“贱人!”欧娉婷突然眼泪止不住漫了出来,没想到自己跟着冷清秋这么几年,全心全意帮她做影水间计划,而她居然把自己也当成了实验对象。

突然想起,当年就是冷清秋介绍自己去听加藤冈坂的课的,欧娉婷内心有些慌乱了,她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是帮着冷清秋监视自己的人,而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成为了加藤的研究样本!

端着那台不停响动的电脑坐在床上,欧娉婷惴惴不安将电脑打开,屏幕上显示的,让她傻眼了。

屏幕上显示的居然是她自己,这台电脑就是对她的监控器!她下意识地拖动了监控器的进度条。三年?自己居然被监控了三年?而植入的时间就是自己新婚当晚!欧娉婷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果然时时刻刻像监视样本一样,监视着自己。

欧娉婷突然很想呕吐。她扔下电脑,又跑到卫生间吐了半天,这时候她抬头看到了窗台上的消毒酒精,突然产生了冲动。

欧娉婷跑回房间,拿出了美工刀和针线盒,又回到了卫生间,将消毒酒精倒在了美工刀上面,然后对着镜子,摸到了那块监控器,狠狠一咬牙。

一股鲜血顺着欧娉婷的耳后根流到了脖颈流,欧娉婷忍着刺痛,一点点割破了耳后根的皮肤,用力将那块监控器拔了出来。

如释重负,那块黑色的,黏糊糊的监控器,还在闪着虚弱的红光。

欧娉婷一针一线将皮肤缝上,又用酒精擦拭伤口消毒,她已经痛到麻木了。

唰唰……欧娉婷将监控器直接扔进了马桶,用水冲走了,又洗了洗自己沾满血渍的双手,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打开热水,洗了一个澡,将头发披下来遮挡住了耳后根,又赶紧将卫生间收拾干净,回到房间将那台监控电脑关机放回了原处。

走进厨房,开始做晚饭,因为加藤说今天会回来吃晚饭。

满满一桌的菜肴,可比昨天的日料丰盛多了,因为加藤不太喝酒,欧娉婷泡了一些蓝莓汁,她拿出一盒自己平常用得不多的安眠药,将剩下的大半瓶药磨成粉末倒进了蓝莓汁里面。

叮咚,叮咚……

加藤回来了。

欧娉婷放下蓝莓汁,往门口走去。

读完灵异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影水间的你(第四话)”,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到10楼~~ 那是谁啊??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最近发表
长篇鬼故事